banner2 banner6 中麒网站2 banner7

合作开始后,我们跟谁对接呢?
项目开始后,会安排专门的项目经理跟您对接,您不需要与中麒内部的多个环节沟通。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麒动态

疯狂的义乌直播江湖:有人一夜狂赚700万,有人一朝赔到倾家荡产

  “如何快速实现财务自由?”显然,这个问题的答案将不断被更新,如同瞬息万变的商机。


  潮水退了又来,从更远时期的投资理财,到早年的互联网创业,再到如今的网红带货,“全民直播”俨然成了新风口。


1587446073237571.jpg

▲图:人民摄影


  在业内,又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人生要想赢,直播去义乌”。
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9年底,义乌已有网红直播从业人员6000多人,涉及市场经营户3000余家,从货品到物流,从专业直播机构到主播人员,这里一应俱全,只要带上一部手机就可以闯未来。


  然而,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,在义乌这个点石成金之地,有人走向人生巅峰,有人却黯然落幕,明明是一样的起点,结局却总不尽相同。


  1  得天独厚的“掘金热土”


  “一站式供应链”是义乌难以超越的独到优势。这里集中了全球80%以上的小商品,有8万多个商铺,背后又连接着工厂,当别处只能提供一种或者某几种商品和服务时,义乌总能集体包揽。


1587446150819954.jpg


  据某义乌工厂老板透露,工厂里的货60%都被拿到快手、抖音销售,平均每天约有十多个主播找过来拿货,人均拿货量至少1000件起。为促成生意,这位老板还特意在院子里停了一辆亮黄色保时捷,给客户用作拍视频的道具。


  罗马非一日铸成。以电商件为主的三通一达、百世等快递公司,在义乌的报价都降出新高:若日均发件量超过3万票,均重在150g以内,快递价格可达到1.2元-1.5元;均重在500g内,快递价格可达到2.2-2.4元,价格战最厉害的时候,单价跌破至1元。


  但这并不是全部的让利空间,另一个义乌快递圈的核心规则是——只要你有货,就有议价权,再低的价格都有可能。


1587446193378759.jpg


  从2016年起,义乌人口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,连续两年增长超10万,2018年底达224.8万。


  每当夜幕降临后,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主播们,便开始在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肆意挥洒想象力与创造力,直到次日凌晨两三点才会逐渐下线。


1587446222189624.jpg

▲出租屋就是一个直播间


  这样奇特又壮观的“义乌直播盛宴”,日复一日地演绎着,源源不断,生生不息。


  2  “逆袭光环”下的义乌主播们


  火热的氛围下,义乌直播村不断涌现,其中又以江北下朱村(以下简称“北下朱”)广为人知。这里活跃着超5000名网红,外来人口已是本村人口的10倍,1200间商铺全部租赁一空,被誉为“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”,声名在外。


1587446264671267.jpg

▲北下朱村


  面积不大的城边村里,随处可见四层半的小楼,这是此地“淘金人”的标配,门口的招牌明晃晃地写着“直播”、“爆款”、“神器”等字样,丝毫不掩饰想要赚钱的野心。


1587446299683801.jpg


  随意走进一家门店,从不满20岁的意气青年到中年发福大叔,每个人都在直播间里不遗余力地推销货物。


1587446322476205.jpg

▲图:上观新闻


  这些主播大多出身草根。处于而立之年的闫博是陕西杨凌人,出发义乌之前,他刚刚经历创业失败,债台高筑。


  初来乍到,闫博白天学做电商客服,晚上摆地摊,但都无甚起色,苦闷之下,闫博经常在快手发视频,潜移默化间积累了不少人气。


  转机出现在2017年,直播行业方兴未艾。摸索一段时间后,闫博果断将重心转向直播带货,一个月内卖出了35万件羊毛衫,超乎想象的转化和销售,使得上门求合作的厂家络绎不绝。


1587446365183845.jpg

▲连轴直播是常态,闫博只能见缝插针趴在车间角落里小睡一会


  事业做大后,闫博组建了名为“创业之家”的培训机构,至今已成功培育出2000多名主播,从当初不折不扣的loser转变为世俗定义的成功者。


1587446404547497.jpg

▲“各显神通”的直播网红们 图:人民摄影


  仅有吃苦耐劳是远远不够的,除了绞尽脑汁拼创意,主播们还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换算出流量转换率以及能带货的销量。


  3  鱼龙混杂的“直播培训”市场


  直播热还在继续延伸。在义乌当地逐渐发展衍生出了很多直播培训机构,既有个人,也有组织化的的创业导师团队。


  他们一边劝说前来义乌“淘金”的人:这里商品议价潜规则多,生意难做,充满欺骗和谎言,稍有不慎就会一败涂地。


  一边又用坚定的语气引诱着人们来到义乌:这里没有风花雪月,却有真金白银,跨出第一步,成功的那个人就是你。


1587446454434707.jpg


  眼见未必为真。事实上,屏幕对面很可能是一间精心布置过的出租屋,所谓的办公室更是一个临时搭建的拍摄场景,只要交费,人人可以共享。


  张宝生就是这类套路的受害者。为赢得导师欢心,他不断在直播间刷礼物,在看到导师提供的低价货源后,张宝生举家搬迁到了义乌。


  张宝生每天早晨7点起来拍段子,下午、晚上各播一场,凌晨四五点才会睡觉,压力大到头发一把把往下掉。


  尽管有导师的经验加持,张宝生直播间的人气依然每况日下,有时候播上几个小时,一个观众也没有,到最后导师也被问烦了,以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的理由将他拉黑了。


  北下朱村的房租水涨船高,张宝生带来的二十多万已经全部花光,和他同期的学员80%都已放弃,选择回老家另谋他路,张宝生意识到自己可能掉入了骗局,但他依然想在这里搏一搏:“如果在义乌都赚不到钱,那到哪儿都赚不到钱。”


1587446485193225.jpg


  这里是造梦者的伊甸园,也是追梦者的失乐园,只要有对“一夜暴富”的热切渴望,抽离和入场便总能无缝对接。


  区别在于,不久以后,有些人活成了传奇,有些人则成了传奇路上的一粒垫脚石。


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把您的需求告诉我们,让我们优秀的团队为您服务
咨询服务热线:
400-688-7729
0431-81178871